催收巨頭湖南永雄逆勢赴美IPO:三起事件導致部分地區業務暫停

在國家重點整治催收行業的同時,催收巨頭湖南永雄逆勢準備登陸美國資本市場,而早在2015年,湖南永雄就在考慮登陸新三板。

美東時間10月23日,美國SEC披露湖南永雄資產管理集團(以下稱湖南永雄)遞交的招股書文件。從其披露的文件來看,早在2018年10月11日,湖南永雄即向SEC秘密提交上市申請(DRS文件)。

據招股書,湖南永雄為一家催收服務提供商,提供全國性的消費者債務追收服務,合作客戶主要為商業銀行及消費金融公司,并稱其為十大商業銀行中的七家提供服務。艾瑞咨詢提供的數據顯示,就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應收賬款總值和聘用的催收人員人數及2019上半年的傭金總額而言,湖南永雄是中國最大的拖欠信用卡應收賬款催收服務提供商。

近日,21世紀經濟報道稱,央行、銀保監會已組成調查組,摸底大數據的使用邊界和采集邊界,將會涉及外包催收公司管理辦法。首批排查和調研的機構包括一諾銀華、萬盛金融和平安普惠。

這并非湖南永雄首次沖擊資本市場。早在2015年11月,即有多家媒體報道稱湖南永雄與湘財證券正式簽約,欲登陸新三板。湖南永雄董事長譚曼曾表示,“我們將以此為起點,進一步強化市場機制,深化公司內部改革,一步一步順利登陸創業板。”

彼時,距另一家催收公司一諾銀華提交新三板掛牌材料尚不足半月。據中國經營報報道,一諾銀華取得掛牌同意函后,卻因政策限制處于等待中。隨后官宣的湖南永雄,也再未傳出掛牌新三板的相關消息。

據招股書披露財務數據,湖南永雄2019上半年營業收入5.15億元(7500萬美元),同比增長75.8%;凈收入3233萬元(471萬美元),同比下降31.9%;經非GAAP調整后,其凈收入為5884萬元(857萬美元),同比增長24%。自2016至2018年,湖南永雄凈收入分別為9765萬元、1.1億元、1.24億元。

從收入構成來看,湖南永雄營業收入主要來自于信用卡催收業務。2019上半年,信用卡催收業務收入占總營收比重為72.3%,而在2016及2017年,信用卡催收業務曾占其總營收超過96%。其他催收業務收入占比自2018年以來持續增長,2019年上半年占比已超過27%。

截至2019年6月30日,湖南永雄在中國29個城市的運營中心擁有10915名全職催收人員,占其員工的95.0%。全職催收人員中包括1109名具有多年經驗并能夠與債務人進行直接談判的催收人員。截至2019上半年,平均每位催收人員的收款額達到人民幣2.74萬元(3989美元),同比增長27.5%。

招股書顯示,湖南永雄僅通過遠程方式(例如電話和短信)或遠程收款提供催收服務,而無需進行現場訪問或與債務人進行面對面的談判。其有目的地不進行面對面的互動,以避免與債務人潛在的肢體沖突,控制與合規性有關的風險,簡化和規范收款流程,并提高收款效率。

在風險因素部分,湖南永雄提及,其經營的業務較為敏感,公眾普遍對催收行業或對其的投訴可能導致監管風險增加,這可能對其業務、財務狀況及經營業績造成重大不利影響。湖南永雄稱,自成立以來發生過三起事件,導致部分客戶因部分債務人的投訴而暫停了湖南永雄在某些地區的催收服務。湖南永雄已對每項指控進行了內部調查并恢復了與客戶的關系,截至本招股書發布之日,其已恢復或有望盡快恢復特定地區催收服務。

如果在催收過程中員工出現嚴重違規行為,湖南永雄的客戶將可能會終止其服務并停止與其合作。例如,由于湖南永雄員工的不當行為,其主要客戶之一于2018年6月暫停了其在安徽省的催收服務。此外,政府可能會調查其運營是否存在潛在違規行為,這可能會中斷正常運營,并且湖南永雄可能會受到行政處罰或被暫停業務。

同時,湖南永雄稱其嚴重依賴幾個主要客戶。按每個時期產生的收入衡量,其前五名客戶合計分別占2017年,2018年和截至2019年上半年總收入的99.2%,90.2%和79.2%。如果其與這些主要客戶中的任何一個的業務關系惡化或終止,或者其客戶由于法律、合規性或任何其他原因而停止運營,則都可能對其業務、財務狀況和經營業績產生重大不利影響。

天眼查數據顯示,湖南永雄于2014年4月成立,關聯38家分支機構,其中29家經營狀態為存續。除深圳分公司2017年因隸屬企業終止而注銷、長沙分公司2016年因被撤銷而注銷外,廣州分公司、西安分公司、太原分公司等7家于今年6月至8月陸續注銷。

據招股書,譚曼任湖南永雄CEO及董事會主席,張化橋任湖南永雄執行副董事長兼董事。張化橋同時還為中國支付通(HK08325)、復星國際(HK00656)、綠葉制藥(HK02186)、龍光地產(HK03380)、眾安集團(HK00672)、中國匯融(HK01290)6家港股公司的董事會成員。

分享到:更多 ()
PP国际娱乐线站